正文 第1179章 皆大欢喜

文 / 涂抹记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索科夫继续说道:“这种突击步枪坚实耐用,故障率低,无论是在高温还是低温条件下,射击性能都很优良。哪怕是在泡在泥水中,捞出来之后依旧可以正常使用。”

    索科夫的话,让众位指挥员眼前一亮,要知道俄罗斯最多的就是沼泽、湖泊地形,如果这种突击步枪真的如索科夫所说,就算在泥水里泡过,也能正常使用,那要是大量装备部队的话,就不用担心在复杂地形作战时,枪械会出现什么故障。

    不过为了稳妥起见,福缅科还是试探地问了一句:“司令员同志,您说得都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索科夫将突击步枪高高地举过头顶说道:“我曾经用这支枪在斯大林格勒的下水道里,和德国人进行过战斗,那里面可全部是淤泥,但我使用武器时,都没有发生一点故障。”

    确认了这种突击步枪的优越性,福缅科想起索科夫在会上曾提到,要用这批枪械来装备一个师,连忙追问道:“司令员同志,我记得您刚刚说过,要用这种新式武器来装备一个师,不如就给我们师换装吧。”

    其他的师长见福缅科居然想捷足先登,哪里肯错过这批枪械,都纷纷地嚷了起来:“司令员同志,我们师的战斗力经过这段时间的训练后,有了极大的提高,应该用这批枪械来装备我们师……”

    “不行,你们师的训练水平,哪里能和我们师相比,我看应该用来装备我们师……”

    一时间,十来位师旅级领导为了这批枪械装备哪支部队,而且激烈地争执起来。索科夫没有说话,只是面带着笑容,静静地听着大家的争吵。

    等众人都安静了下来,索科夫才接着说:“师长同志们,本来我还想征求大家的意见,用这批枪械来准备哪个师,但从你们的反应来看,都想获得这批枪械。既然你们的意见无法统一,那就只能由我来做决定了。”

    听到索科夫这么说,众人都屏住了呼吸,想听听这批枪械将花落谁家。

    索科夫的目光从在场的师长、师政委、旅长们身上一一扫过,最后停留在了步兵第182师师长霍赫洛夫上校的身上,大声地宣布道:“我觉得用这批枪械来装备霍赫洛夫上校的步兵第182师。”

    决定一宣布,在场的指挥员们顿时一片哗然:“司令员同志,为什么要把这批枪械装备第182师呢?”

    面对众人的质疑,索科夫不紧不慢地说:“从我上任开始,我就命令各师进行军事训练,但一个月多过去了,经过我的检查,成果最明显的就是霍赫洛夫上校的第182师。这只是第一批武器,下个月上级还会继续给我们补充新的枪械,到时的分配原则,还是哪个师的训练成绩显著,哪个师就可以优先装备这种新式的突击步枪。”

    本来众人还想发点牢骚,但听到索科夫说下个月还会有枪械运到,并优先装备给训练成绩显著的师,大家的心里就打开打起了小九九,准备等回去以后,就督促部队展开训练,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取得最明显的效果。

    “霍赫洛夫上校!”见众多的指挥员没有人提出反对意见,索科夫便冲着人群里喊道:“请出来一下。”

    随着索科夫的喊声,霍赫洛夫上校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挺直腰板站在索科夫的面前,准备接受他所下达的命令。

    “上校同志,”索科夫吩咐霍赫洛夫:“等新枪械运到你师之后,你要督促指战员迅速地熟悉新武器的使用,明白吗?”

    “明白。”

    “还有,各师还有不少战士没有配备武器。”索科夫叮嘱道:“你们师换装下来的装备,立即都集中起来交给司令部,由司令部分发给那些有需要的部队。”

    在场的师长、旅长们因为没有分配到突击步枪,心里多少有些失落,但听到索科夫后面的话,心里顿时好受多了,从182师换装下来的武器,可以把那些手无寸铁的战士武装起来。只要每位战士都有了属于自己的武器,那么训练的效果就能大大地提高。

    “司令员同志,”萨梅科等索科夫说完后,凑近他的耳边低声地说道:“那新式火箭弹和火箭筒,您又打算如何分配,总不能都给第182师吧?”

    “这不可能。”索科夫态度坚决地回答说:“我们第27集团军是一个大的集体,如果只是其中一个师实力强大还不够,需要每个师、旅都有足够强大的战斗力,我打算把这些装备平均分配给各师。”

    “指挥员同志们,”索科夫招呼众人说道:“我还有一件事,要向你们宣布。除了枪械外,上级还给我们补充了大量的新式火箭弹和一定数量的火箭筒,我打算把这些装备分发给各师。”

    “新式火箭弹和火箭筒?”听到索科夫所说的这两样东西,在场的指挥员们都一脸的疑惑,他们互相对望着,想从对方那里了解到有用的情报。别看索科夫以前指挥的部队,利用这两种新式武器立下了不少的汗马功劳,可自从索科夫到科斯基地区之后,还从来没有让这两种武器露面,在场的指挥员不知情,也在情理之中。

    “我想在场的指挥员同志们可能都没见过这两种武器,这样吧,我让人给你们演示一遍,你们就知道怎么回事了。”索科夫说着,转身吩咐谢廖沙:“谢廖沙,去取十二枚火箭弹来,给诸位指挥员演示一番。”

    当谢廖沙带人拉着火箭发射器过来时,人群中却有人笑出了声:“这是什么东西啊,看起来像个农具,不会就是司令员同志要给我们演示的新式武器吧。”

    索科夫听到了这种调侃的话,却没有立即进行分辨,毕竟说一千句话,还不如直接发射一拨火箭弹,让在场的指挥员们看看效果。

    谢廖沙等战士把十二管的发射器架好,并装填完毕后,小跑着来到了索科夫的面前,抬手敬礼后报告说:“司令员同志,火箭弹已经装填完毕,请指示!”

    “发射吧!”

    “是!”谢廖沙响亮地答应一声后,翻身跑回到了发射手的身边,宣布道:“发射!”

    随着命令的下达,十二枚火箭弹拖着长长的白色焰尾,朝着两公里外的一个土坡飞去。工夫不大,火箭弹落在土坡上爆炸,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声响,并将土坡炸成了一片火海。

    见此情形,在场的指挥员们个个目瞪口呆,他们没想到十二枚看起来不起眼的火箭弹,居然能造成如此强大的杀伤效果。过了良久,一名师长心有余悸地说:“我的上帝啊,这种新式火箭弹的一个齐射,都快赶上一个炮兵团的威力了。”

    “谢廖沙,”索科夫见谢廖沙重新回到了自己的面前,便吩咐他说:“你向各位指挥员介绍一下这种新式火箭弹。”

    谢廖沙答应一声后,开始向众人解释这种新式火箭弹:“……新式火箭弹是靠自身发动机的推力飞行,不需复杂的反后坐装置,发射装置结构简单轻便。大多数部件不需要工具就能分解结合,操作、维修十分容易。特殊情况下还可以使用单管、两管、四管或八管简易发射。发射器的体积外形尺寸小,重量轻,机动性好,可以由吉普车牵引或骡马拖拽,也可由人力分解搬运,很适合于戈壁、山地、丛林和水网地区作战。”

    “这东西真是太棒了。”福缅科大声地说道:“我们在防御或进攻时,就可以用这种新式火箭弹,来对付密集的德军队列,并给予他们重大的杀伤。”

    “这种新式火箭弹,每个步兵师都可以分到200枚。”索科夫等福缅科说完后,大声地说道:“我会派专人去教授你们如何使用这种新式火箭弹。”

    “那我们步兵旅呢?”乌扎科夫中校插嘴问道:“也能分配给我们吗?”

    “对不起,中校同志。”听到乌扎科夫中校的提问后,索科夫歉意地说:“这次的新装备,步兵旅和海军陆战旅暂时没有。”

    “为什么呢,司令员同志?”这次是海军第84旅旅长丘瓦绍夫上校提出了质疑。

    “三位旅长同志,”索科夫对步兵旅和海军陆战旅的三位旅长说道:“如果我们集团军要投入战场,首先参加战斗的部队,肯定是五个步兵师,而你们三个旅则会作为集团军预备队,在最后投入战斗。因此,有了新的武器装备,我都会优先分配给步兵师,希望你们能明白我的意图。”

    听到索科夫这么说,三位旅长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选择沉默。

    索科夫又继续说道:“各位师长们,下面我再命令警卫连的战士,给你们演示了一下火箭筒的使用。”

    镇子外面有两辆被炸断了履带的德军四号坦克,本来是坦克维修工厂从战场上拖回来准备回炉的,但工人们却嫌弃这种坦克的装甲里杂志太多了,于是便扔在镇子外面听任它们风吹日晒。

    看着警卫连的战士,扛着一根管子,在距离坦克一百来米的地方瞄准时,又有人提出了质疑:“这些战士们扛的是什么,不会是新式的反坦克炮吧?”

    “司令员同志不是说了么,这是火箭筒,专门用来对付敌人坦克用的。”

    “这么远的距离,能击穿敌人的坦克吗?”

    在众多指挥员的猜测中,采用半蹲射击姿势的两名战士,已经扣动了扳机。出膛的火箭弹,朝着远处的坦克快速地飞去。轰轰两声响,火箭弹准确地击中了坦克,坦克车身立即被火焰所包裹,开始熊熊燃烧起来。

    见此情形,指挥员们都不禁惊呼起来:“我的天啊,火箭筒居然能在这么远的距离,就击穿德军的装甲,这真是太棒了。”

    “这东西简直就是反坦克神器。”有指挥员激动地说:“有了火箭筒,我们的战士就不用冒着生命危险,贴近敌人的坦克去扔炸药包或者反坦克手雷了。”

    索科夫等众人安静下来后,大声地宣布:“火箭筒,每个师可以分到二十具。为了在战场上能充分地发挥火箭弹的威力,我建议大家成立一个专门的反坦克分队,让他们装备火箭筒,来对付敌人的坦克。”

    “司令员同志,”384师师长格里岑科少将试探地问:“火箭筒的使用方式,您是不是也派专人来为我们的战士进行培训?”

    “没错。”索科夫回答说:“新式火箭弹和火箭筒的使用方法,我都会派警卫连的指战员过去给你们进行培训。我对你们只有一个要求,尽快掌握这两种武器的使用方法,这样在将来的战场上,你们取胜的几率才会更大。”

    会议结束后,各师师长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纷纷给师里打电话,命令自己的部下开车到集团军司令部,领取属于自己的武器装备。

    索科夫等人回到指挥部之后,萨梅科有些好奇地问:“司令员同志,请恕我直言,我看您最近的一系列举动,似乎都是在备战,难道您真的认为,德国人很快又会向我们发起新的进攻吗?”

    “参谋长同志,敌人不会永远和我们对峙下去,只要寻找到合适的时间,他们就会出其不意地对我军发起进攻。假如我们不做好战斗准备的话,就有可能被敌人打一个措手不及。”索科夫正色说道:“别看我们只是预备队,但一旦新的战役开始,我们就会很快被投入战场,早点做好准备,轮到我们上战场时,才不会感到心慌。”

    “司令员同志,”卢涅夫在一旁插嘴问:“我知道你对未来局势的判断,一向都是非常准确的。这里没有外人,你能如实地告诉我们,敌人大概会在什么时候,向我们发起新的战役级别的进攻呢?”

    虽说卢涅夫和萨梅科两人,都曾多次问过索科夫,敌人会在什么时间,再次发起进攻,但都被索科夫敷衍了过去。此刻他见到卢涅夫是一本正经地问自己,在短暂的迟疑之后,回答说:“军事委员同志,最合适作战的季节就是六七月份,因此我判断,如果敌人要对我们发起战役级攻势的话,时间应该是六月底七月初。” ( 红色莫斯科 http://www.xiushu8.com/6/6269/ 移动版访问:m.xiushu8.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秀书吧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iush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