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63 战狂复生

文 / 纯黑色祭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老尼神色一滞,但随即勃然大怒:“你是在怪擎天吗?若不是此人杀了战狂,擎天岂会落得如此下场?”

    韩江雪梗着脖子,灰尘满面的俏脸上露出一抹哀怨之色,无奈的道:“师尊,咱讲点理好吗?若不是战狂非要去挑衅丁宁,还害的他的妻子差点殒命,战狂又怎么会死……”

    “闭嘴,不管什么原因,杀了我守护者联盟的人就必须要死,现在此人还害的擎天身受重伤,更加死有余辜。”

    老尼霸道的怒喝道,还悄悄偷看了那书生模样的老者一眼。

    韩江雪嘴角露出一抹苦涩之意,虽然不再出声争辩,但手下却丝毫不停,不断的在残桓断壁中挖掘着。

    她心里很清楚,虽然当初是师尊五人一起创建了守护者联盟,但实际上当时的战擎天还只是个孩子,但却因为展露了卓越的天赋,而被师尊他们四人看重,而书生模样的老者无崖子其实就是战擎天的师尊。

    只是战擎天早就已经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隐隐成为五大创始人中的最强者。

    要知道,有人的地方就有利益,有利益的地方就会有纷争,守护者联盟也不能免俗。

    由于战擎天的崛起,再加上战狂这个后起之秀,让无崖子这一系风生水起,掌控了守护者联盟最大的话语权。

    虽然这些创始人早就清心寡欲,对世俗权利没有兴趣,但耐不住他们的徒子徒孙受了气后在他们耳边吹耳边风啊,这就导致他们之间出现了一些间隙。

    偏偏战擎天又一向行事霸道专横而不容人忤逆,对他们这些长辈有时也颇为不敬,自然引得其他三系愈发不满。

    只是师尊空明师太从年轻时就始终暗恋无崖子,却因为种种原因而未能和他在一起,最终才心灰意冷下削发为尼。

    这段苦涩的单恋已经成为她最大的心结,所以,才会怀了小心思,寄希望于下一代,始终想要撮合她和战擎天在一起,以弥补她这一辈子的遗憾。

    “你……”

    空明师太见爱徒竟然不把她的话放在眼里,还在继续挖掘,顿时怒火中烧,正要发飙时,却听到哗啦啦一声,一个年轻人灰头土脸的从废墟中冒出头来。

    “丁……你……战狂,你没死?”

    韩江雪还以为是丁宁,欣喜若狂的惊叫一声,随即发现不对,满脸见鬼表情的失声惊叫道。

    战狂挠了挠头,心有余悸的干笑道:“幸好叔叔前段时间把《玄灵龟息术》教给了我,让我陷入假死状态进行自我疗伤,不然这次我恐怕真要挂了。”

    众人这才恍然,《玄灵龟息术》可是无崖子一脉绝不外传的保命绝学之一,具有陷入假死自我快速疗伤的奇效,可见战擎天对这个侄子是何等的在意。

    本以为已经死了的人却好生生的站在这里,就连始终脸色阴沉的无崖子也忍不住露出开心的笑容。

    战狂可是他最看好的晚辈,未来的潜力甚至比战擎天还要略胜一筹,之前他脸色难看,一是因为战擎天竟然被一个无名小卒给打成重伤,二就是因为战狂之死。

    可现在战狂好生生的活着,战擎天虽然重伤但却并没有性命之忧,让他的心情也变的开朗起来。

    特别是战狂美滋滋的告诉众人,这一次的生死磨砺让他深有感悟实力有所突破,已经正式迈入绝世半神的门槛,让无崖子更是老怀欣慰,大笑一声连连叫好。

    比起无崖子的满心欢喜,智恒大师和松竹道长的心情就没那么美好了,毕竟战狂越强,无崖子那一脉就越后继有人,压的他们两脉根本喘不过气来。

    表面上露出欢喜的模样连连贺喜,但心里却极其不是滋味,懒得看无崖子那嘚瑟的嘴脸,找了个借口转身回去继续闭关。

    空明师太老脸上笑的如同一朵老菊花,看着战狂的目光充满了慈祥和宠爱,毕竟爱屋及乌,无崖子后继有人,她是发自内心的为他感到开心。

    更何况,她认定自己的爱徒韩江雪迟早会成为战擎天的道侣,虽然她没能嫁给无崖子,但终究是一家人不是。

    战狂是个神经很大条的家伙,直到此刻才发现现场一片狼藉,叔叔战擎天也满身鲜血昏迷不醒,脸色一变紧张的问道:“叔叔这是怎么了?”

    “无碍,你刚突破绝世半神,境界还未稳固,立刻去闭关稳固境界去吧,不要分心。”

    无崖子不容置疑的吩咐道,随即抱起战擎天,冲着空明师太道:“擎天有伤在身,我带他回去疗伤,先走一步了。”

    说完,不等空明师太说话,就自顾自的抱着战擎天腾空而去。

    空明师太怅然的看着无崖子远去的背影,幽幽的长叹一声,一时之间只觉意兴阑珊,也懒得再骂韩江雪,转身向另外一个方向御空而行。

    转瞬间,原地只剩下兀自发疯般挖掘废墟的韩江雪和茫然无措的战狂。

    “婶婶,你在干什么?挖这废墟作甚?”

    战狂挠了挠头,不解的问道。

    韩江雪悄悄抹了把眼泪,头也不回的道:“听你师祖的话,赶紧去闭关稳固境界吧,还有,以后不要再喊我婶婶,我是不会嫁给你叔叔的。”

    战狂也不以为意,毕竟她始终对他喊她婶婶都极为抗拒,咧嘴一笑嘟囔着道:“还不是早晚的事情,行,那我去闭关了啊。”

    韩江雪纤纤玉指都变的血肉模糊,浑身上下也被鲜血和灰土弄的脏兮兮的如同乞丐,其他七绝都劝她算了吧,可她如同走火入魔般不理不睬,依然拼命的挖,拼命的挖……

    七绝虽然也为丁宁的死而感到惋惜,但人都死了,再惋惜又有何用?

    再说他们都有自己的职责,不可能为了一个死人而在这里耽误时间,见劝阻无效后皆摇头叹息离去。

    “嘤嘤嘤,都是我,要不是为了救我,你也不会硬接他一击而身受重伤,不然,以你的实力即便不敌他,也不会尸首无存……”

    韩江雪把整个废墟都几乎清理了一遍,却怎么都找不到丁宁的尸体,这让她忍不住悲从心来,内疚的哭诉自责道。

    丁宁死的实在是太惨了,肯定是被战擎天打的粉身碎骨才会找不到尸体。

    这让她内心充满了愧疚和自责,连带着对一向仰慕的战擎天都充满了怨恨,若不是他被魔性控制,丁宁又怎么可能会死的那么惨。

    “喂,我说你至于这么埋汰我吗?战擎天是满厉害的,但若是想杀我也没门……咳咳……”

    一个虚弱的声音陡然在身后响起,让韩江雪浑身一僵,不敢置信的转头看去。

    只见丁宁浑身血肉模糊,有些地方甚至都能看到白森森的骨茬,如同风中残烛般站在那里摇摇欲坠,但脸上却依然带着温润灿烂的笑容,仿佛那恐怖的伤势不是在他身上似的。

    “你……你没死,太好了,太好了……”

    人生的大起大落大喜大悲不过如此,见丁宁没死,韩江雪感觉自己如同从地狱来到了天堂,欢喜的心都快从胸腔里蹦出来似的,紧绷的心神猛然一松,强烈的疲惫感传来,竟然双眼一翻白晕了过去。

    “我靠,不会以为我是鬼,被吓晕过去了吧?”

    丁宁满脸无语的嘀咕着,哭笑不得的同时还有些隐隐的感动。

    要知道,最终那一拳是蛮荒练体术的九拳合一,瞬间抽空了他所有的力量,让他处于前所未有的虚脱状态,现在就算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婴儿恐怕都能轻易杀死他。

    之前,他在无崖子那个老怪物的身上感受到可怕的杀意,所以不敢冒险,只能诈死进入了隐身状态。

    好在,战狂没死,战擎天也没性命之忧,无崖子才收敛了杀意,否则,他毫不怀疑那老怪物会把他挖出来鞭尸泄愤。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他是绝不会轻易的把自己的生命安全交给别人的。

    所以,在等所有人都离开后,他又再三确定韩江雪没有恶意,才主动解除隐身露面,想要她帮忙找个地方把自己藏起来疗伤。

    可没有想到,他这个伤员还好好的站着呢韩江雪却晕了过去,这让他啼笑皆非,感到无语之极。

    最要命的是,他对这个小世界一无所知,而且那些守护者对他并不友善,若是没有韩江雪的帮忙,说不定哪一会儿就会被人发现而死无葬身之地。

    “哎,此地不可久留,先找个地方躲起来再说吧。”

    丁宁自艾自怜的嘀咕了一句,强忍着虚弱感和伤势所带来的疼痛感打算抱起韩江雪先躲起来,以防被人发现。

    可惜,他错估了虚弱的严重性,现在的他别说抱一个人了,就连自己能站起来都极为勉强,结果不言而喻,一个公主抱没抱起来反而让他脚下一个趔趄站立不稳,结结实实的摔趴在韩江雪的身上。

    “呃!”

    最要命的是,韩江雪被他一压,竟然在这个时候醒了过来,睁开迷茫的大眼睛,刚好和正努力想要从她身上爬起来的丁宁大眼瞪小眼。

    “啊……”

    尽管韩江雪对丁宁生出了异样的情愫,但毕竟还是个黄花大姑娘,又是在刚醒来完全没搞清楚状况的情况下,一个大男人竟然趴在她的身上,几乎是发自本能的张嘴惊叫出声。

    糟糕!

    丁宁一看她睁开眼,顿时暗叫不好,虽然小世界好像很大,但这里既然是战擎天的寝宫,附近肯定是住着人的,若是她惊叫出声,必然会被人听到而赶来,情急之下也顾不上其他,伸嘴堵上了她的樱唇。

    “唔……”

    韩江雪的惊叫声嘎然而止,一双美眸蓦然瞪圆,大脑一片浑噩,自己的初吻,竟然就这样没了?

    “别喊,我这就松开你。”

    丁宁只是想堵住她的嘴罢了,绝无轻薄的意思,见她满脸呆滞,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慌忙离开她的唇,急促的说道。

    “你……这个登徒子……嘭!”

    虽然对丁宁有好感,但还远没到生死相许的地步,自己保留了几十年的初吻竟然就这样没了,骨子里极为传统的韩江雪是又羞又气又恼,几乎是不假思索的怒骂一声,重重的一掌拍在丁宁的胸前。 ( 医品至尊 http://www.xiushu8.com/4/4851/ 移动版访问:m.xiushu8.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秀书吧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iush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