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62 守护者创始人

文 / 纯黑色祭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可惜,战擎天对武道极为执着而痴迷,也是守护者五大创始人中天赋最好、年纪最小实力却最强之人。

    这样的人一旦钻了牛角尖,绝非儿女情长能够轻易拉回的。

    对韩江雪的哭喊声战擎天恍若未闻,反而皱起眉头极为不耐烦的随手一挥,恐怖的天地之力就汇聚成一道半透明的元气巨墙,毫不怜香惜玉的向韩江雪悍然撞去。

    韩江雪的哭喊声嘎然而止,深深的看了已经被魔性控制的战擎天一眼,露出凄美而绝望的笑容,缓缓的闭上眼睛等死,两行清泪沿着脸颊悄然滑落。

    她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她竟然会死在始终追求她的战擎天手中,这让她如何能不感到悲苦?

    要知道,战擎天这看似随手一击,威力却比之前攻击丁宁那两式还要恐怖,绝不是她这个半神能够抗衡的。

    就在她万念俱灰闭目等死之际,忽觉紧绷的身体一暖,已经被一个温暖的怀抱拥在怀中,这让她心中一喜,难道……关键时刻战擎天清醒过来了?

    可等她惊喜的睁开眼睛时却看到一张熟悉而年轻的脸正在对她微笑,用他高大却并不魁伟的身躯结结实实的将她护在怀中。

    一种前所未有的异样感和安全感让她心里一颤,仿佛被什么东西触动了内心最柔软的地方似的,大脑中一片空白。

    无论如何都无法相信,这个只有一面之缘的年轻人竟然会用生命来保护她。

    “噗!”

    一声闷哼传来,韩江雪只觉脸上一热,一股腥甜味儿扑鼻,入目处已经是一片血红。

    心脏如同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揪住了似的隐隐生疼,整个人都呆住了,他……他竟然为了救自己受伤了。

    “小心点,别傻乎乎的往前冲,他现在已经被魔性控制而失去了理智。”

    耳边传来略带虚弱却依然温润的声音,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发现自己已经脱离了那个温暖的怀抱,被一股无形的力道缓缓的送到千米之外。

    美眸痴痴的看着那道高大却并不魁梧的身影,没来由的生出一种前所未有的异样情绪。

    丁宁救下韩江雪后不是因为对她有着什么想法,只是觉得战擎天的入魔是他无意中造成的,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无辜之人因为自己的原因而丧命。

    特别是韩江雪明显是喜欢战擎天的,死在自己喜欢人的手里,对她来说也太过残忍了。

    所以,他才会想都不想就冲过去救下韩江雪,替她承受了这一击。

    当然,他敢这样做的主要原因还是他自信自己堪比半步不朽的肉身强度足以挡下这一击。

    但事实证明,他还是小觑了一名化神境强者的威力,战擎天看似随意的一击却隐含着法则秩序之力,再加上救人心切,让他在仓促间根本无法调动最强防御。

    更何况,战擎天现在是入魔状态,这种状态下的战力比正常时至少要强上三成,此消彼长下,这一击让他五脏六腑都为之移位,终究还是没忍住一口血喷了出来。

    丁宁擦了擦嘴角的血渍,摸出一颗丹药服下,如临大敌般的紧盯着战擎天,心里却暗自叫苦。

    他的伤势很重,虽然已经服下了丹药,但却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痊愈,已经陷入魔障的战擎天又怎么可能会给他疗伤的时间?

    事实证明,被魔性控制的战擎天此刻眼中只有杀戮和毁灭的欲望,一击之后发出一声如同野兽般的嘶吼,毫不犹豫的向丁宁发动了疾风骤雨般的攻击。

    丁宁总算是彻底见识到化神境强者毫无保留的出手是何等可怕的事情了,他的一举一动都融入天地,每一式都携裹着整片天地之力,让他感觉不是在和一个人战斗,而是和整个天地在战斗。

    人能胜天吗?

    这个答案无人可以回答,丁宁也不能,因为“天”到底有多强,根本就没有一个具体的标准,又谈何战胜呢?

    更何况他此刻还受了重伤,根本不敢轻捋其锋,只能凭借着天鹏极速在战擎天那滔滔不绝的疯狂攻击中接连闪避,如同惊涛骇浪中颠簸的小船,随时会被巨浪拍的粉身碎骨。

    前所未有的生死危机让他的神经紧绷,根本无暇来炼化药力进行疗伤,不顾消耗的拼命催动遁术,配合着天鹏极速幻化出道道残影,躲避着战擎天那随时能够让他粉身碎骨的可怕攻击。

    韩江雪的心紧悬在嗓子眼里,美眸眨也不眨的看着丁宁如同走钢丝般在生死之间游走,无数次她都觉得丁宁要死了,可结果,他却总能在电光火石间险险的逃出生天,而被战擎天随手撕成粉碎的身影,永远都是残影。

    这让韩江雪心里紧张担忧的同时,更多的却是敬佩和仰慕,同样是半神这差距也太大了,若是换成她,恐怕连一招都撑不住就会被打的粉身碎骨。

    轰轰轰!

    可怕的战斗威势惊天动地,整片天地仿佛都被打穿,附近的几座山头都被夷为了平地,就连稳坚固的空间都被打出了丝丝裂缝。

    丁宁暗自叫苦不迭,表面上看起来他似乎有惊无险,但实际上却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若是在没有受伤的情况下,他或许还能勉强支撑这种高强度的战斗,但此刻为了保命,他不得不强行催动灵力来保持高速运动,这让他的伤势不但没有任何好转,反而越来越严重。

    最要命的是,战擎天已经完全融入了这方天地,每一招每一式都携裹着天地之力,让他如陷泥沼,只能被动的凭借着直觉来本能的规避风险。

    这就导致,他的消耗成十倍百倍的增加,战斗节奏也完全被战擎天掌控,让他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这还是他出道以来首次被人逼到这么狼狈的地步。

    “还是小看了化神境强者的威能啊。”

    丁宁暗自叹息一声,强烈的死亡危机让他再也顾不得保留,身形一闪间险险避过一击,毫不犹豫的立刻进入第二人格和入魔状态。

    阴冷而恐怖的气息弥漫,仿若神魔临世,疯狂暴涨的力量让他忽略了体内伤势带来的剧烈疼痛,猩红的双眼闪烁着冰冷的光泽。

    “嘭!”

    战斗以来首次不再闪避,而是直接硬碰硬的一拳挥出,硬撼战擎天衔接而来的一击。

    恐怖的气浪翻涌,两道身影倒飞而出,骇的已经退出数千米外的韩江雪再度疾速暴退,远离战场唯恐被余波波及。

    轰隆!

    地动山摇,尘土弥漫。

    丁宁竟然被那恐怖的力量震的直接退出了入魔和第二人格状态,整个人如同断了线的风筝般不受控制的撞穿了战擎天闭关的宫殿,硬生生的在墙壁上撞出个人形大洞来,然后重重的摔落在地面上大口大口的喷着鲜血,气息萎靡不振,感觉浑身的骨头都跟碎了似的疼的揪心揪肺,连动一根手指都觉得困难,恨不能立刻闭上眼睛好好睡上一觉。

    而战擎天也不受控制的撞在一座山头上,竟硬生生的撞穿了山体,被卡在山体当中。

    吼!

    可很明显,战擎天虽然也受创不轻,但却仍有余力,如同太古蛮兽般怒吼一声,强行破碎山体冲天而起,毫不停留的再度向丁宁爆射而来。

    “不要啊!”

    韩江雪目露绝望之色,发出凄厉的哭喊声,如飞蛾扑火般毅然决然的向战擎天扑去。

    “让开。”

    丁宁虽然筋疲力尽,但看到韩江雪为了救他而自寻死路,顿时目眦欲裂的大吼道,浑身也不知道从哪里涌出一股强大的力量。

    手掌用力一拍地面,整个人如同敏捷的猎豹般骤然而起,恐怖的力量在拳头上凝聚,后发先至的直接撞飞了韩江雪,悍然一拳向战擎天轰去。

    轰!

    惊天动地般的剧响声传来,战擎天口吐鲜血如同被丢弃的瓷娃娃般再度倒飞而出,一连撞断了三根宫殿承重的柱子飞出门外才重重的跌落在地,浑身龟裂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生死不知。

    而丁宁虽然还在原地不动,但蛮荒练体术九拳合一瞬间抽空了他体内所有的力量,强烈的虚弱感传来,让他双眼一翻白推金山倒玉柱般的轰然倒地。

    哗啦啦!

    可祸不单行,被撞断了承重柱的宫殿建筑被战斗余波彻底摧毁,化为一堆碎石瓦砾轰然坍塌,把丁宁生生活埋了起来。

    咻咻咻!

    破空声响起,四道散发着强大气息的身影从四个方向御空飞来,人还距离老远就失声惊叫道:“擎天。”

    韩江雪心痛如绞,无论如何都不愿意相信那个之前用生命来保护她的男子就这样死去,如同得了失心疯般冲到那如山般的废墟当中,流着泪疯狂的拼命在那废墟中挖掘着。

    四道身影落地,三男一女,三男打扮是一道一僧一书生,唯一的老妪却是个身着灰袍的尼姑。

    其中白发灰眉的道袍老者抓起战擎天的手腕诊断一番后,松了口气道:“还好,擎天虽然受伤严重,但性命无忧。”

    其余三人皆长长的松了口气,这才发现韩江雪的异状,那老尼不悦的皱了皱眉,沉声喝道:“江雪,你在干什么?”

    “师尊,他被埋在里面了,您救救他,快点救救他好不好?”

    韩江雪流着血泪冲着老尼哭喊着哀求道。

    老尼脸色变的愈发难看了,怒声呵斥道:“擎天伤成这样你不管不顾,却为了一个外人在这里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

    “阿弥陀佛!”

    老僧宣了声佛号,虽然没有说话,但看神色似乎也对韩江雪的表现有所不满。

    道袍老者面沉似水,沉吟不语,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样,只是眸光闪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唯有那书生模样的老者皱着眉紧盯着昏迷不醒的战擎天,对此置若罔闻,仿佛除了战擎天外眼里就再也容不得其他人似的。

    韩江雪微微一愣,旋即俏脸上露出感伤之色,幽幽的道:“师尊,若不是您眼里所谓的外人之前救了我一命,此刻我早就已经被战擎天杀死了。” ( 医品至尊 http://www.xiushu8.com/4/4851/ 移动版访问:m.xiushu8.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秀书吧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iush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