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而不露

文 / 马特钨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是干了再说,还是说了再干?

    从今晚岳梦进我的办公室,坐在我办公室的沙发上开始,我的大脑里就在激烈斗争。这事儿不能不告诉她,但如果跟她说了,今晚就别想干自己想干的事情了。不是说这“爱做的事情”我俩以前没干过,也不是说今晚说了那事,我俩就没法干这事了,主要是因为说了那事太影响我俩干这事的心情——最根本是影响她的心情。

    如果这件事情要是能晚上一个多星期,我学会了那套“十二生肖房中术”,那我根本不需要考虑干,还是不干,因为那套神技足以让我征服得岳梦一辈子服服帖。但现在不行,我还是个普通人。

    岳梦是螺贝车间第一性感美眉,从我进这个厂子以前就是,现在我进厂一年了还是。每天下班时,不仅是螺贝车间,连冷藏车间和蔬菜车间的都有小伙子专门等在螺贝车间女更衣室门口等着看岳梦。

    平心而论,岳梦的姿色也就只能打80多分,但在这个厂里却非常出众。一来车间里大多是农村打工妹,基本都是没模样没气质的;二来她很会打扮自己。虽说在车间里她只是个干活的,但出了车间换上衣服俨然是个白领。除了严冬三九不能穿裙子和盛夏三伏不能穿袜子,岳梦一年到头都喜欢短裙丝袜搭配。下到车间里面的小狼,上到本部长我这个丝袜控从去年一进厂也被她迷倒了。

    一年前我刚到人力资源部报到,人力资源部经理让我好好熟悉一下周边环境。也就在那天,我在大门口遇见了岳梦,被她吸引得盯了好长时间。看她的气质,我还以为她在哪个办公室办公,那腿型,那走路的姿势,尤其是腰部和臀部扭动的恰到好处,不说是个秘书,也至少是个对着键盘坐办公室的。

    入职后,我借着熟悉办公环境的理由,挨个办公室转了一圈也没见到岳梦。我又开始怀疑她是被哪位总或者副总金屋藏娇的,再过了几天,通过仔细观察和寻找,才知道她在螺贝车间用刀切海螺肉。

    追岳梦用了一个夏天,追上之后我俩没有同居,每天晚上有空时她会来我的办公室跟我幽会,做一做“爱做的事情”。冬去春来,现在又是夏天,我和岳梦的关系从保密到公开,现在是全厂人人皆知,但基本没有人看好我俩,都以为我俩只是玩玩。

    到底我俩是玩玩还是认真的,今天是考验的时候了。

    现在的岳梦,正躺在我的怀里。她的笑容很美。如果我跟她平视,会觉得她的笑容属于甜美,但她现在躺在我的怀里,她的笑容就变得极具挑逗了。像往常一样,我一边跟她分析着各种纽扣和搭扣的区别,一边实践着纽扣和搭扣的解法,一边和她的皮肤零距离约会。

    今晚心里有事,虽然美女在怀,我依然心不在焉。有的地方,平时顶起来都能顶到她的脖子的,可今天却是该站起来的没站起来。我说梦梦我今晚状态不好啊,咋办。

    岳梦说你不会是刚用过吧?

    我说外间办公室都是女的,今下午轮流用了一次。岳梦说你接着幻想吧。

    我一幻想外间办公室,就顶着岳梦的脖子了。

    我们办公室是一个大间外加一个里间,外面的大间是公司综合办公室,里面的里间是进出口部,我是进出口部经理兼干活的,简称光杆司令。外间办公室从办公室主任到打字员统一女性。其实对她们除了生殖系统的幻想,没有别的想法。要不是共享一个空调,我真想把门关上不听她们每天杂七杂八老婆舌头的谈话。而对岳梦就不一样了,我俩很有共同语言。比如,她躺在我的腿上半个多小时了,我俩还在聊天。

    还是因为心里有心事,聊天也没进入主题,两人纠缠在一起也没进入主题。不行,我必须跟她说这件事情,我不能瞒着她,哪怕说了之后今天甚至以后我俩都不能约会了。

    正要说,岳梦翻过身,给我解除武装,然后把我已经竖起的东西吃了下去。吃这个,在我的调教下,岳梦有自己的绝活,我为这个绝活命名为“含而不露”,也就是说彻底吞下去。

    那就干完了再说吧。

    办公室的石英钟已经走到晚上十点了,我俩正躺着休息,我说岳梦妹妹,我有件事情要向你汇报。

    岳梦说莫经理请指示——我姓莫,名叫莫鲁方,人家背后叫我“摸”。“莫经理”是我俩刚认识时她对我的称呼,现在听起来这么别扭,千万别在我说了这件事情后从此她这么称呼我。

    我开始穿衣服,说这件事情我很无奈,请理解。

    岳梦搭上搭扣:你能不吞吞吐吐的吗?

    我陶醉地欣赏着她的身材:刚才是你给我吞吞吐吐的,不过手艺日渐长进啊。

    岳梦白了我一眼:到底什么事情?

    我只好小声说正事:太行给我介绍了一个对象,让我明天晚上跟她去相亲。我说我有对象了,她非要多认识一个人怕什么啊,去看看。

    太行是我厂的财务部经理,我们老板的老婆,正印老婆。“太行”一名出自某年一个刚初中毕业的学生,发工资时有点疑问,去财务部见到了她,被她汹涌澎湃的胸部所折服,回到宿舍里这么形容她:“太行王屋二山,方七百里,高万仞”。高手出自民间,这个外号也就被悄悄地传开了。

    岳梦的脸色已经变了:这件事情,你还要跟我商量?你去就是了!

    我搂过她:你也让我去?

    岳梦推开我:我是你的谁啊,我能管得了你?

    我说你别生气啊,我不去就是了。再说了,我就是去,见个面还能咋样,不同意就是了,这样还不驳了太行的面子。

    磨破了嘴皮子,连哄带骗,摆出我和太行的利害关系,岳梦勉强同意了我去相亲,只是给太行一个面子。

    说是这么说的,其实我还是很期待明晚的到来。

    利用这点时间,说说我的现状。我在墨都大学日语专业毕业后,正好赶上了市场需求大的好形势,应聘到墨都一家单位做了两年进出口业务。去年这家工厂招聘日语翻译,工资待遇比我的需求还高,我就跳槽过来了,直接就任进出口部经理。

    这家工厂的全名叫和韵食品有限公司,主要加工出口日本的食品,这里虽然属于大城市墨都,却是郊区的郊区,离下属县都不远了。这片地方属于城市的开发区和工业园,但还没充分开发,周围几个村庄也没有搬迁,和韵是买了这个村里的耕地建的厂房。也是目前这一块唯一的一家工厂。

    我平时的工作不多,主要是报关和进出口的常规业务,接发一下货单。我盼着来日本客户,虽然我对这些人绝对没好感。来客户时虽然忙,但客户一来才能显出我的重要性。陪着客户下车间看产品,帮着老板与客户之间交流;中午晚上陪着客户吃饭,吃完饭再消遣消遣,我都会作陪,自己也跟着消遣一下。

    岳梦也喜欢有客户来,每当我陪着客户进车间,是岳梦最高兴的时候。因为周围的姑娘们都会半嫉妒半羡慕地朝她笑,她觉得自己比身边的人高了不止一等。而我晚上跟客户出去消遣,岳梦也从来不多问。

    工厂规模不算大,不到三百人,男女比例大约一比三。车间人员主要分两拨,一拨是周围村庄的,一拨是外地来打工的——她们回家也可以跟别人吹嘘:我在墨都上班! ( 办公室的沙发 http://www.xiushu8.com/14/14533/ 移动版访问:m.xiushu8.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秀书吧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iush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