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

文 / 凡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清源古月》c

    经过古月山人一阵的抚摸,碧翠又慢慢的苏醒过来,一双媚眼儿慢慢的睁开,却流

    露着淫浪已极的浪态,上半身也自动的跟随着屁股的筛动,扭转了起来,一对饱满的肥

    nǎi子,起伏的转动着,小嘴儿也浪哼着:

    “好哥哥,亲汉子,妹妹又死过去了一次,我的好哥哥呀!你的大ròu棒可真是又凶

    又狠,要是这样弄干下去,妹妹的命,大概今晚就会完了!大ròu棒哥哥呀!你就饶了小

    làang穴吧!”

    古月山人一面任由小làang穴转磨,棒头被磨得舒服,慢慢伏下身去,对碧翠说道︰

    “小làang穴,放心好了,我总不会把你弄干死的,这会儿,亲哥哥就要丢精给你了,

    你等哥哥丢精的时候,xiāo穴里用上收纳的功夫,把哥哥的阳精,都吸进你的穴里去,知

    道吗?”

    “知道了,亲汉子,你丢给妹妹好了。”

    古月山人在碧翠大腿上扭了一把,那筛动着的大屁股竟然立即停止了活动。

    他向碧翠说道︰“làang穴,你现在精神恢複了,亲哥哥还想再玩一阵,你浪浪的哼着

    叫着,哥哥再丢给你啦!”

    碧翠逗了个媚眼儿,古月山人把大ròu棒抽回一点,然后再尽根插了下去,真如千军

    万马般似的,又疾又快的狠抽猛插。

    这时的碧翠感到一阵舒服,自动的扭摆了全身,浪哼着,淫叫着。

    “好大力哦!我的大棒子哥哥…浪妹妹舒服死了…哥呀…你玩死我了…浪妹妹的小

    làang穴儿叫你捅破了!”

    碧翠一股阴精向外直流,古月山人猛的一顶,把ròu棒头儿,顶住了碧翠的子宫口,

    运用全身功力,马眼一张,扑扑的让烫热的阳精,朝子官里射去。

    碧翠的穴里一吸,说声“亲汉子,你丢精了?真多,烫到妹妹的xiāo穴芯子了。”

    xiāo穴一阵吸吮,把师傅阳精都吸进去,碧翠祇感到全身一阵无此的舒畅,即时精神

    百倍,媚眼放光。

    古月山人慢慢的拉出大ròu棒,却忙把碧翠的双腿往上一提,手心向穴口上一按,一

    用功力,xiāo穴即阵阵的紧缩,被入肿了的穴肉儿,一时间都複原了。

    碧翠感到全身舒坦、快美,抖擞精神地叫了声︰“噢!真舒服。”

    古月山人慢慢的放下了碧翠的双腿,然后也睡倒在床上,和碧翠相搂相抱,柔声问

    道︰“妹妹,我玩得你舒不舒服?”

    “啊!舒服!真舒服。”碧翠淫浪的笑了。

    古月山人用手搓抚着碧翠的匀称的大腿,滑美幼嫩的肌肤,手停到了桃源洞口上,

    轻轻的抚摸着肉核儿,说道︰“小làang穴,现在你不怕我弄干你的làang穴了吧?”

    “嗯…可是,亲汉子,你弄干我的时候为什么那么凶,干嘛不轻轻的抽,慢慢的插

    妹妹的làang穴呢?”

    “哈哈!小làang穴,日后你就知道,弄干得越凶、越狠,你那小làang穴才舒服哩!今天

    是初开苞,你才会感到痛楚,等明天你就会喜欢我狠狠弄干了。”

    古月山人顿了顿,又说道︰“不过,明天起,哥哥就不再丢精给你了,今天是我是

    以阳补阴,使你能增加体力,明天就不同了。”

    “亲哥哥,明天是不是就要采阴补阳了?那妹妹还有命吗?亲哥哥,妹妹会受不了

    的啊!”

    “小làang穴,你放心好了,不是这个意思,我会安排你三个师兄采阴补阳,然后再让

    你在他们身上采阳补阴,因为要完全练成阴元掌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碧翠道:“原来如此!不过,妹妹已经把身子给了你,要再和师兄们…”

    古月山人说道:“江湖儿女,武功首要,本派掌门,责任重大,岂可拘於小节,为

    师吩咐你怎做,照做就是!你明天可始和师兄们合藉双修了!”

    碧翠道:“徒儿不敢违命,不知三位师兄中,是那一位和徒儿合藉双修呢?”

    古月山人说道:“三位师兄都要和你一齐修练,你必须与他们“三窍交合”同时吸

    取三人体内的元阳,方对练阴元掌功有助!”

    碧翠沉吟一会,又问道:“外头那十六个女子,是否师夫用来采阴补阳的?”

    古月山人答道:“不错,所以为师不会吸取你的阴精。我这儿饲养的十多个女子,

    都是供我采阴补阳用的,我每天晚上,都得用三个或四个女子的阴穴,她们是轮流的供

    给我采补的。”

    “亲汉子,采阴是怎么采法的?”

    “小làang穴,那就是像我刚才弄干你一样,干到女子丢精的时侯,在男根上运功吸收

    阴精,吸到女子昏死过去就行了。”

    “哎呀,亲哥哥,方才妹妹死过去了两、三次,那你不是采了两、三次了吗?”

    “没有,我并没有采你的阴精,一个女人一夜祇能采一次,那能采两、三次呢?”

    “喔!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回头你跟我去,看我怎样采阴,你就知道了。”

    “怎么,师父今天还要去弄干那几个女人吗?”

    “当然了,今天我的真阳已经丢了给你,怎么能不采阴来补呢?一会儿你跟我去看

    看好了。”

    “那多么羞人啊!”

    “小làang穴,这有什么可羞的,那几个女人都已经是不怕羞的,你回头跟我去,一看

    就知道了。”

    “嗯!亲汉子,好,妹妹跟着你,看你弄干她们!”

    古月山人把碧翠搂紧了、一阵揉搓与抚摸,那身白肉浪摇浪晃着。

    碧翠口口声声“亲哥哥”,呼着气、轻喘着。

    古月山人抱住碧翠坐了起来,下床,坐到太师椅上,碧翠自动胯坐在古月山人的怀

    抱里,两人低酌浅饮,吃着、喝着。

    碧翠像个淫荡妇似的,一口口,用樱桃小嘴作杯,渡酒给古月山人。

    两人吃饱饭后,古月山人拉着碧翠的手,走出秘室外面。

    祇见外面那十六个妖娆的女子,都跪下去瞌了个头,她们手腕和脚踝上戴着的铃铛

    响个不停。

    古月山人对着十六个女子吩咐道︰“这是我的衣钵传人。”

    这十六个女子听说碧翠是古月山人的衣钵传人,又跪下去向碧翠叩了头。

    当这十六个女子叩完头,站起来时,古月山人用手指点了穿黄色和蓝色肚兜的四个

    女子,随古月山人身后走进了另一间秘室。

    碧翠见这石室之内,一些陈设,犹如女人的绣房。

    一张大床上,铺设得很华丽,石壁上挂着大幅的春宫壁画,真是维妙维肖,一进得

    石室,古月山人便往床上一坐,三个女子都娇浪的扭到了古月山人身前。

    另一个特别胖一些的蓝衣女子,却端了一把椅子,放在床前,向着碧翠说道︰“掌

    门人,您这儿请坐吧,这儿看得清楚。”

    碧翠点点头坐了下去。

    那胖女子又去挑亮了灯,室内特别亮。祇见古月山人向一个长得瓜子脸的黄衣女子

    摸了一摸,另外两个女子随即闪开了一点身子,退了一步。

    那瓜子脸的女子,媚笑的飘着古月山人说︰“亲亲,又要先玩我是吗?我好想先看

    看别人挨插呢?”

    古月山人哈哈一阵大笑,仰面朝大的睡倒在床上。

    这个女子也扭着腰肢,睡到床上去,用手逗着古月山人的大ròu棒,一阵抖拨,一阵

    揉搓,但是古月山人的男根依旧是软答答的。

    那女子娇媚的对古月山人一笑说道︰“亲哥哥,硬起来弄干妹妹嘛!”

    古月山人一动不动的闭着眼微微一笑。

    那女子浪哼了一声,伏到古月山人的腰间,一个特别肥大的屁股,高高的翘起着。

    两手握住古月山人的男根,羞媚一笑,张开了樱桃小嘴,把一根软答答的男根,含进了

    嘴里。

    那女子用舌儿一阵舔、吮。

    古月山人的那男根己慢慢的涨,涨到青筋毕露。

    女人的舌尖儿,沿着肉棱子舔,直舔到ròu棒尖儿上,才慢慢含进去吐了出来。

    那女子吁了一口气,浪哼一声,瞟着古月山人,自已却分开双腿,跨上了古月山人

    身上,用手握着大ròu棒,放在穴口儿上,扭着屁股,浪哼道︰“哎呀,亲哥哥,浪死妹

    妹了,赶快弄干我吧!”

    那女子浪晃着肥屁股,终於把ròu棒头儿,对好了穴腔子,祇见女人口中“啊”的一

    声,肥屁股往下一坐,那很大ròu棒,竟已进入了làang穴之中。

    这时古月山人的手指在女子背后慢慢的往下滑,快要滑到屁眼的时候,他微笑着,

    看着女人。

    而这女子忽然现着害怕的表情、急叫道︰“亲哥哥,别收拾xiāo穴,可怜可怜xiāo穴,

    饶了小làang穴吧…”

    古月山人轻轻一笑,手指在女子的屁眼上,祇轻轻一按,祇见那女子的肥大屁股,

    就像筛磨一样的扭了起来。

    女人那两瓣白屁股肉儿,身不由己地抖颤着,娇喘地哼叫︰“亲…亲达达…饶了…

    xiāo穴吧…小làang穴不行…受不了啦!”

    古月山人忽然在大白屁股拍了一下,女子停止浪晃,喘了口气,酥软软的娇躯伏在

    古月山人的身上,娇喘的哼说︰“亲哥…汉子…可真把妹妹的làang穴收拾苦了…”

    这女子刚哼叫完,忽然提高了嗓子叫道︰“大…大ròu棒狠死了,妹妹的穴裂了!”

    原来是古月山人又在运功使男根更加涨大,涨到女子的穴就橡要裂了似的,女人的

    làang穴自动的往下压,整根大ròu棒往上顶了进去。

    那女子肥大的屁股颤抖着,抖得好利害,想退又退不下,是因为古月山人的手正压

    在屁肢上,而且一根手指头,已经入进了屁眼儿了。

    祇见那女子一声声的哼,慢慢成了呻吟,跟着,脸上阵阵泛白,终於,她的脸成了

    灰白色,软瘫在古月山人身上,女人穴里的阴精,像开了闸似的流出,古月山人一吸,

    吸了个十足饱满,那女子却软软的死过去。 ( 清源古月 http://www.xiushu8.com/14/14528/ 移动版访问:m.xiushu8.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秀书吧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iush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