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骗色

文 / 小鱼大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我迈着小萝卜腿,哼着音不在调上的小曲儿,欢快的往后花园晃去。

    潭府的后花园,是我最喜欢的地方,雅致的不得了。小风一吹,夹杂着花草特有的芬芳,吸入身体里的,全是享受啊!

    自先前的那个我差点自焚后,潭爸潭妈就对我产生了高度的重视,四个婢女更是对我片刻不离。刚才若不是我态度强硬,她们一定会盯着我洗澡,那我就没有欺负若熏宝贝的机会了。无论现代还是古代,我贾绝色真淫魔的行为准绳就是:宁可错上一千,也不放过一个!还是领袖同志说的好啊——一切要从娃娃抓起!

    欣赏着眼前的美景,片片绿海,团团繁花,总之,我简直是非常满意自己眼前的小资生活,就算在照镜子时,我发现潭爹潭妈的遗传基因有些偏差,也无所谓啦,但愿我长啊长地,就长开了。

    放眼望去,花海中,蹲着一个小小的明黄色身影,正若有所思的对望着一朵小花。微风拂起,粉色的花儿轻轻摆动,恍惚,美丽,却争不去那明黄身影一丝的灵秀,别致。

    我狡诈的一笑,古若熏啊,古若熏,谁让你转个圈又碰上了我呢?谁让你长得如此可口?直比‘下饭菜’的样子呢?绝色我还真得把你预备上,万一等我长大后,变丑了,你好歹也要给我挺住啊!

    转身,让四位婢女原地待命,自己点起脚尖,向那抹明黄色的小身影飘去,突然大呵一声,猛地蹲在这位六岁的琉璃娃娃眼前,他吓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清澈圆润的眼瞬间睁大,水嫩的柔唇发出了个惊吓的‘啊’字,再看清楚是我后,下意识的爬起想闪躲,我一把拉住他的手,用自以为的温柔笑道:“小家伙,你的屁股还疼吗?”

    若熏的小脸噌地就红了,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的左转转右转转,样子别提有多引人犯罪,真盼望我们快点张大啊。

    “还疼吗?”我关心的又问一遍,爪子继续摸着若熏的小手,吃足了嫩豆腐。

    “不……不……不疼了……”他开始磕巴。

    我皱皱眉,这可不是好现象,万一将来他长大了也这样,我拿绳子勒他玩,他一个劲的喊:“勒……勒……勒……”我就实心的一个劲的勒,结果他大喊:“勒疼了!”这可不是闹着玩地,会出人命地!要从小纠正,以绝后患!

    我正思索着用什么纠正他的磕巴,他又咬咬下唇,飞快瞄我一眼,喏喏的问:“吟……吟吟,你,你为什么咬……咬我……屁股?”

    “喜欢就咬呗!我不嫌弃你屁股臭,你还敢嫌弃我咬的狠啊?”我拍了拍他红润润的小脸,真招人喜欢,又掐了掐,这手感,真好!

    “不……不嫌弃……”他大眼乱眨,又开始磕巴。

    “小家伙,你没有把我咬你的事,告诉别人吧?”我半眯着眼睛看他。

    “没……没……我不会说的。”古若熏的小脸红的像个大桃,忙摆手表示清白,看他那嫩嫩的模样,我又想咬人了。

    “没说就好。”我呵呵笑着,手继续蹂躏着他的脸,这豆腐,这油水,真是纯天然的美人香啊!

    “吟吟,你能不能……不叫我小家伙?我……我叫古若熏,你应该叫我古哥哥。”他小小的嘴,粉嫩嫩的吧嗒着,我越看越高兴,独自幻想着他长大后的模样。

    “吟吟,吟吟?”小家伙拉拉我的手,想唤起我的注意。

    我不耐烦的瞪他一眼,吸了吸嘴边的口水,停止了自己的yy想法,恶声道:“干嘛?”

    “吟吟,你能不能……不叫我小家伙?”他怯生生的问,仿佛我是个大魔头似的。

    “好啦,那你想让我叫你什么?”给他点小甜头。

    “叫我古哥哥,好吗?”他对我眨着眼,一副天真无邪的表情。

    “好啊,你亲我一口,我就叫你古哥哥。”我继续诱拐少年,为长大后做准备,若是我长成了歪瓜劣枣,我还可以说小时候我们就有了肌肤之亲,想赖帐?腿给你干骨折!

    他就像个小瓷娃娃,小心,谨慎的看着我,小脸红的要冒火,我都不知道这么大的孩子,怎么也会害羞!我也就是卡点嫩油水,这小家伙不是早熟吧?早熟也好,把我记住了,呵呵……要知道孩子的感情是最纯粹地。

    他咬咬下唇,扁扁小嘴,眼睛闪闪亮亮,轻轻的起身,快速地在我脸上飞了一口,动作之快,之轻,之柔,让我以为他练习了轻功,不得不无言地感叹:寥胜与无啊!

    看着他满怀期望的小脸,我心不甘情不愿的叫了声:“古哥哥。”

    他顿时高兴的像是吃到了蜜糖,开始傻傻的笑着。我心一凉,不会有弱智倾向吧?古若熏啊,你可要健康成长啊,我还等着你为我抗大米呢!虽说你可能只是候补之一,但也要证明我的眼光无误才行!哎……太小盯上一个人,就这么麻烦,又是当情人,又得当老妈子,日子苦啊……

    这一年,我五岁,古若熏六岁,我们如胶似漆的腻在了一起,长达九天,着实让我体验了一把童趣。

    我喜欢给他化妆,显然小手不太稳,娇娘没有画出来,到弄出个中国京剧脸谱,挺有个性地!

    我喜欢让他穿我的衣服,让他装扮成我的模样,我则扮演他。当然,在扒他衣服的同时,我可是使劲的卡嫩豆腐,香油水。弄得古若熏的脸像红色灯泡一样一样地,麋鹿般的大眼总是蕴涵了迷雾般的水分,水嫩的唇永远是颤抖着说:吟吟,不要……

    我总喜欢趁着他换衣服的时候,一脚把门踹开,看着他惊慌的模样。

    我更喜欢把花环戴在他头上,看着漂亮的他,独自幻想他长到后的俊俏模样。

    喜欢凶他,吼他,用气势压倒他。要在他幼小的心灵上,注明我不可磨灭的地位,和色女霸权主义!

    ~~

    和古若熏坐在藤椅上啃着苹果。

    我把苹果咬的喀喀做响,他把苹果吃的静悄悄地。

    我说:“你把苹果想成最恨的人,使劲咬上两口,成不?”

    古若熏一脸天真的对我眨着大眼:“吟吟,可我没有最恨的人啊。”

    我照着他的脑袋狠拍下去,然后斜眼看他,若熏仍旧双手捧着苹果,只是唇扁了几分;我再次狠砸下去,他脸有些红,美眸开始湿润,仍旧没有动;我瞪眼,再次狠砸下去,拍得我手都痛了,他脸又红了些,却仍旧没有动,只是将下唇咬紧,为了防止眼泪落下;我转转眼珠子,刚举起手,就见他对着苹果猛咬下去,那声音喀喀做响,就跟咬脆骨似的,比我咬得还恐怖,还大声。我满意的笑着,只有这样的若熏长大了,才能帮我掐架,为我抬大米嘛。

    我看他一边猛吃着,吃得小脸上都是水渍;一边拼命流着眼泪,落到苹果上混合成了甜咸味,却看都不肯看我一眼,看来是真生气了。我这人就是泛贱,总喜欢欺负他,可他一哭,我心就乱遭遭地跟拧衣服似的的痛,尴尬的眨了眨眼,讨好的叫道:“古哥哥?”他不理我,继续吃苹果。“古哥哥?”他仍旧不理我,继续喀嚓苹果。“古哥哥?”他仍旧倒动着小嘴拼命的啃着。

    我无限哀怨地叹息道:“哎……好可怜哦。”

    他忙竖起了耳朵,停止了喀嚓声。

    我看着他:“哎……好可怜……”

    到底是小孩子,终究没有忍住,嘟地水嫩的唇,眨着泪洗的大眼,囔囔问:“什么可怜?”

    “可怜的虫子。”我掘起小嘴,满脸的悲哀。

    “什么虫子可怜?”他不解的对我眨眼。

    “就是苹果里的虫子妈妈,虫子爸爸啊,好可怜哦,他们的儿子刚刚被你整条都吞下去了!”我捂嘴,做个恶心的造型。

    小家伙脸色由红转绿,张大的小柔唇中,涌出了来不及咽下的苹果,嗖……的一声,人瞬间消失,好久没有回来找我。

    而我现在除了他,实在没有玩伴,只有自己屁颠颠的去找人家了,谁让你被我看上呢,算你有了丰富多彩的下辈子哦。 ( 色遍天下(全集) http://www.xiushu8.com/14/14508/ 移动版访问:m.xiushu8.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秀书吧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iush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