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说不出口

文 / 西风烈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第65章说不出口

    吴蔚抱起小朵,左手在她小巧的鼻子上刮了一下,“好,舅舅这就给你讲。你这个小毛头,真是淘气!”小丫头喜欢小红帽的故事,吴蔚记得,这个故事他已经给小朵讲过不下五遍了,可她仍然乐此不疲。

    “从前,有一个漂亮的小女孩,她成天戴着顶红色的帽子,大家都叫她……”

    “小红帽!”小朵赶紧抢着说道。

    “然后呢?”小丫头已经把这故事能完整地讲下来了,索性让她给自己讲。小朵煞有介事的把书摊到自己腿上,认真地给舅舅讲起小红帽的故事,把个吴蔚弄得忍俊不禁。

    “小蔚回来了?”吴蔚一听小堂叔的声音,赶紧从炕上起来迎了出去。只见父亲和小堂叔两个人一前一后,从门外走了进来。

    “侄女儿啥前儿回来的?”小堂叔看吴霞正忙活着炒菜,问道。

    “四叔,快进屋!这不小蔚回来了,我寻思着回来帮我妈整整饭。四叔,别走了,一起在这儿吃吧,菜这就好了!”吴霞快人快语,手里的活儿都没有停下。

    “不了,你四婶儿把饭都弄好了,我看见大哥,听说小蔚回来了,过来看看。”小堂叔婉拒。

    “你们一家都过来吃吧,饭弄了不少,够吃的。小蔚轻易不回来,你们爷几个好好唠唠!他爸,你去告诉老四家的,都一起过来吧!”母亲打了个帮腔。

    “不用了,嫂子!我自己在这儿吃就行,让他们娘俩在家吃吧,反正都已经做好了!”小堂叔掏出手机拨了电话过去。

    小堂叔叫吴开印,比吴蔚大了十来岁,正是干事儿的好时候。吴开印在龙宁乡马堆集镇财政所当所长。在乡镇来说,财政所长的位置极为重要,铲得横的或比较牛叉的,比副职说话算数。掌握一镇财权的,哪个人都得给点面子。

    吴开印走进屋子,跟吴蔚一起坐到了沙发上。爷儿俩都在乡镇工作,有共同语言,说的都是乡镇那些事。吴蔚父亲吴开明插不上嘴,坐在凳子上抽着烟,时不时地插上一两句话。

    “他爸,你出来一下。”堂屋里还在忙活的母亲隔着门帘喊了一嗓子。

    吴开明应了一声,端着茶缸走了出去。吴蔚一边和小堂叔说着话,一边仔细倾听堂屋里的动静,父母说话的声音很低,好像还起了争执,语气不那么平和。吴蔚有心站起来,却见吴开印一脸平静,还在那儿说着镇里财政所的事,他又不好意思打断,只好心不在焉的应付,心却飞到了堂屋。

    这次回来,他感觉出了父母明显的古怪,包括姐姐吴霞在内,跟平时不太一样。

    “小蔚,你不是驻村去了吗?有啥收获?”吴开印把话题转移到了吴蔚驻村的事儿上。

    “唉,别提了,四叔,你是不知道,这个蛇仙村那叫一个乱,我还想请四叔给我支支招儿呢。”一提到驻村的事,吴蔚兴头就起来了。

    “怎么?你说说看。”吴开印换了个坐姿,眉角轻挑,俨然一副“内家高手”的姿态。

    “蛇仙村主要有张、马两个大姓,现任村书记是老马家的一个女人。事情是这样的……”吴蔚把事情的经过简要地跟吴开印说了一遍。吴开钱时而皱眉,时而点头。

    “四叔,事情就是这样。‘蛇仙谷’计划要实施,就必须拿下马家的人。要我看,这马家表面上是王小妮这女人掌权,实际上是那个马土根说了算。‘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个理儿在农村也同样适用。在蛇仙和更多的村,我看都是谁的拳头硬谁说了算,再不就是谁钱多谁说了算。我也挺发愁的。‘蛇仙谷’要推下去,老马家的事儿必须得解决,可要动了他们的‘奶酪’,他们不跟我拼命才怪呢。四叔,如果是你,你要怎么做?”

    吴开印眉头紧锁,嘴里叼着一颗烟,一股淡淡的烟雾从鼻孔里喷出,随即咳嗽起来,像一台有些老旧的蒸汽机一般。吴蔚赶紧把茶几上的水递到吴开印的手里,吴开印咳够了,红着面孔喝了一口。

    “这两天感冒,嗓子老是发痒,咳个不停。”吴开印解释了一句,又接着说道,“小蔚,你刚上班就遇到这么棘手的事情,还真够你折腾的。‘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拿下了马土根,就等于拿下了马氏家族。道理简单,可真要操作起来,那就太难了!你说那偏儿头,倒是个突破口。”

    “偏儿头是突破口,四叔,此话怎讲?”吴蔚有些不解,追问道。

    “大凡这种人都是讲义气的人,看看他有什么短儿,摸着他的命门来一下子,估计效果会好一些。我想,这个马土根现在应该怕很多东西。他不会放弃既得的利益。你要问我怎么办,这个我现在还真说不好。大凡这种事情,都有一个疙瘩系在那儿,有时候能解得开,有时候解不开。如果实在解不开,那就快刀斩乱麻,反而效果会更好。他们这种人,往往大错不犯小错不断,可以给他们制造点犯大错的机会,再下狠手整治。”

    吴开印的话在吴蔚的头脑里盘旋,一时之间他也摸不清小堂叔话里到底是什么意思。看他一脸的迷惑不解,吴开印轻声笑道,“叔跟你说这些话,也是从我的领导那里听来的。我那领导是龙宁的常委,说话办事特有水平。你仔细琢磨琢磨,说不定就找到办法了呢。”

    “你们爷儿俩别唠了!小蔚,让你四叔赶紧吃饭来吧。倒上点酒,咱家还有两瓶好酒呢,咱喝了。”父亲吴开明提着两瓶酒进屋,放到了餐桌上,见吴蔚正看着他,父亲的目光躲闪了一下,脸上有些不自然。

    吴蔚也没在意,起身伸手坐了个“请”的手势,让吴开印跟父亲坐到了一起,“四叔,这酒喝多了可是挺难受的。古代人管这酒叫‘狂药’,‘狂药使人多咎’,这话说得好!我在四道沟的时候,喝过几次大酒,每次都出点状况,事后总觉得特别丢人!”

    吴开印大笑着说:“喝大酒出状况那很正常。在酒桌儿上,如果你不喝尽兴,那才是丢人呢。事后丢人总比把人丢在酒桌上要强。现在就是以酒会友。你不喝酒,总有一种被边缘化的感觉。来,今儿没外人,咱们爷几个没说的,能喝多少是多少,不带拉假的!”

    “老四,你劝着你大哥点儿,他也得少喝了,血压都高了。”母亲端着一盘菜进来,把菜放到桌儿上以后,撩起围裙擦了擦手,说道。

    “他妈,今儿你就别管了。你和霞儿一块坐这儿吧,又没外人,菜整好了就一起吃。”吴开明的声音特别低沉,不知为什么,吴蔚竟然听出了悲伤的味道。

    “姥爷,还有我呢。我要喝桃汁!”小朵叽哩骨碌地从炕上爬下来,这小丫头刚才看书看得入迷,一时之间竟忘了过来捣乱。

    “嚯!什么时候能忘了我宝贝外孙女,快坐姥爷边儿上,姥爷的酒归你倒了!”吴开明笑言。吴蔚看小朵一脸童真的明媚,也笑了。

    “爸,我哥什么时候回来?打电话了吗?我姐夫怎么没过来?”

    “你哥呀,说是得年后呢。你哥和你嫂子事儿多,工作也忙,腾不出时间来。你姐夫被村里人请去宰猪了。”吴开明说这些话的时候,目光一直躲闪着,弄得吴蔚心里很是不舒服。

    “霞儿,你也过来吃饭吧,看着点小朵。这孩子,吃进去的还没掉的多。”母亲把小朵抱到怀里,拿起勺子想喂她。小朵扭动着小小的身子,从姥姥的身上出溜下来,手极快地端起碗,手里还拿着勺子,嘻嘻笑着跑到了沙发上。

    母亲急忙追了过去,边追边唠叨,“哎哟,小朵,沙发可不是吃饭的地儿。看看四姥爷和舅舅笑话你了,快点儿,坐到座位上来吃。”

    “我不要姥姥喂!我要自己吃!”小朵端着她专属的不锈钢真空碗,说道。

    “妈,你别管她,她自己想吃多少就吃多少,过了饭时,饿了也不给她吃。早就跟你说过了!古朵,立刻,马上,到这儿来吃饭!”这小朵还真听妈妈的话,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撅着小嘴,一步步挪了过来。

    这一切看在眼里,吴蔚心里突然觉得满满的。这些都是他的家人,哪怕一个动作,一个眼神,都能让他感觉到温暖的幸福。

    吴蔚端起杯子,两位长辈在座,他得敬这杯酒。他刚要说话,却被父亲制止了。吴蔚端着杯子,怔在那里,这种情况可是极少见的。

    只见父亲叹了一口气,扭头对母亲说道,“他妈,霞儿说的对,早说比晚说好,这事儿是应该是小蔚知道了。咱们再瞒下去,就是对不起小蔚了!”

    吴蔚的头只觉得“轰”地一下子炸开了,血管里的血四处乱窜,他的手轻轻地抖了一下,随即笑道:“爸,妈,什么事儿整得这么神秘,还‘早说比晚说好’,还又‘对不起’我?”

    母亲长叹了一声,泪儿早已落了下来,习惯性地撩起衣襟,在眼睛上擦拭着,“他爸,你说吧。我说不出口。”

    \ ( 艳色官阶之权色诱惑:省委一秘 http://www.xiushu8.com/14/14505/ 移动版访问:m.xiushu8.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秀书吧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iush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