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4章 视察铸币厂

文 / 羽卿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罗冲身边的亲卫实际上就是隶属于金吾卫的,因为他们跟在罗冲身边的原因,所以本来就要接触很多汉部落的机密信息,只不过这部分人并不需要自己出去调查情报。

    就像罗冲身边的亲卫,大多数人都和情报部门没关系,只不过同样遵守保密原则罢了,游智一直负责着竹岛还有草原以及汤部落这些南方体系的情报,而在汉部落跟前的这几个郡,情报其实都由罗冲的侍卫统领负责。

    所以当罗冲找他要名单的时候,这家伙当天晚上就弄出了一份云志亲家的单子来,所有在卫山郡产业部门任职的,跟云志的家族有联姻关系的,都被列到了单子上。

    次日一早,趁着出发之前的空当,罗冲就直接签署了一份调令,命令单子上的所有人及其家眷,限期迁往拓海郡定居,负责支援南方各产业的建设问题。

    等鲁光柱高高兴兴的拿到这份调令时,罗冲也已经带着亲卫们登上了前往湖心岛铸币厂的船只。

    双桅的平底内河帆船破开湖面的浮冰和积雪,一路向着铸币厂的方向前进。

    经过汉部落几年时间的开发,这片沼泽与湖泊共存的湿地已经模样大变,湖里用竹竿修建了很多篱笆,一些陆地上还用砖石垒起了高大的尖塔形路标。

    整个湿地被划分成了多个区域,哪里是允许渔猎的区域,哪里是养殖水禽的区域,哪边又是航道,哪边是不允许进入的保护区,全都用篱笆和尖塔划分了出来。

    所以这里虽然被积雪和冰面覆盖,罗冲他们的帆船还是能准确的沿着路标找到铸币厂的位置。

    一行人花了三个小时的时间抵达铸币厂的码头,正好在码头上看到其他几条从卫山郡过来的货船,这些船都是来给铸币厂运送铜料的,还有银矿和铅矿。

    铸币厂这里平时也有自己的冶金部门,铜料,白银,铅锭,这里都能冶炼,只不过前阵子从竹岛换回大量铜器的原因,才被送到的新钢郡那边进行熔融再加工,送到铸币厂的时候就已经成了纯铜的铜料。

    铸币厂这里会对铜料再次进行熔炼配比,添加百分之五的铅用于优化铜液的流动性,这样配比的铅青铜才能让机器在硬币上压出更加清晰细腻的图案和花纹。

    不过这里明显还有两艘不是用来运输矿石的船,而是一个平甲板货船,想来应该就是鲁光柱所说的,用来运送新机器的货船了。

    帆船靠向码头,罗冲带着一众亲卫登陆上岸,又跟驻守在这里的金吾卫军士慰问了一番,然后才领人去了冒着黑烟的铸币厂。

    当然,那不是失火,而是里面的蒸汽机正在工作......

    提前得知首领要来视察的铸币厂负责人早早过来迎接,负责给罗冲介绍铸币厂的情况。

    此人名叫车权,没有氏族,没有根基,但却是最早加入汉部落的‘野人’其中之一,当时在汉部落学做木匠,名字也是来到汉部落之后现取的,后来加入了金吾卫,又因为当过木匠懂机械原理的原因,便被任命成了这里的负责人。

    听闻罗冲到来,这家伙赶紧从厂房里走出来,弄得满手都是黑灰,朝着罗冲叉手行礼。

    “车权拜见首领。”

    “嗯,不用多礼,看你这一手油腻黑灰,是正在干活吗?”罗冲笑着虚扶了一把,便当先领着众人朝铸币厂车间走去。

    车权跟在罗冲身边说道,“回首领,昨天刚刚又从研究所运来三台机器,大家都在忙着安装调试,所以卑职手上才会如此。”

    “嗯,新来的是什么机器,可安装好了吗?”罗冲再次问道。

    “回首领,是两台盘式滚边机,专门用来给硬币侧面滚压凹槽用的,其中两台铜币专用的已经完成了调试,正在运转,剩下一个银币用的还在调整。”车权继续介绍着说道。

    “嗯,不错,先紧着铜币的来,毕竟铜币的用量更大,银币不用着急。”罗冲说着话,便已经带头进入了铸币车间。

    一进车间,迎面而来的便是一股热气,还有咔哒咔哒和轰隆隆的各种机械噪音,放眼望去全是钢铁机械,按照流水线的布局排列在车间里,很多的工人正在忙碌的操作着这里的一切。

    运送原料和煤炭的小推车在车间里的到处跑,一台台蒸汽机前面各自坐着一名司炉,负责添水加煤,并且看顾蒸汽机的运行状态,但在车间的一边,还是有些设备是靠着那巨大且笨重的风车驱动的。

    罗冲看到这里,便向身边的车权问道,“你给我来介绍一下铸币厂现在的整体情况吧,蒸汽动力覆盖率完成了多少,还有货币的日产量是多少。”

    “是,回首领,现在铸币厂里最不缺的就是原料,我们这里靠着炼焦厂比较近,所以焦炭都是充足供应的,还有动力研究所的蒸汽机改革,现在已经把熔炼、铸模、卷板这方面都换成了蒸汽机动力,所以原料是十分充足的。

    不过那两个车间不在这里,首领要是想看的话,我们可以先去那边。”

    “好,那就去看看。”罗冲当即答应下来,在车权的带领下去了熔炼车间。

    一群人先去了熔炼车间,刚一进车间,看到的便是一排整整齐齐的熔炼炉,其中有两座小高炉,是专门用来冶炼白银和铅的,其他都是熔炼炉,就是那种烧坩埚的炉子。

    车间的另一边是几台巨大的天枰,用来秤量原料的重量,罗冲一行人过去的时候,正好看到有工人再往红热的坩埚里添加铅粒,不过他并不是直接手动添加的,而是把一个盛着铅粒的铁箱子用起重机吊装到熔炼炉的上方,然后从一个斜着向下的滑梯向内添加。

    车权就在一边介绍起来。

    “首领,这里的铅矿经过提炼之后就会被铸造成圆柱形的棒材,然后使用一台蒸汽牵拉设备拉成细铅条,再被剪成铅粒吐出来,成品的铅粒作为炉料可以让青铜合金的材质更加均匀,融合的速度更快,合金的品质也是最高的。

    我们一般是先把铜锭放入坩埚,然后在熔炼炉里加热到液化状态,然后再从熔炉侧上方的加料口添加所需的铅粒,这个过程中坩埚不会被取出,所以也就不会在车间内形成铅蒸汽,熔炼时所产生的烟气全都顺着烟囱排了出去,再外面经过自然降温后,最后被排到沼泽中,不向外释放任何重金属气体。

    而且在熔炼时的搅拌工作,也是由蒸汽动力的搅拌器完成的,基本上实现了熔炼自动化。”

    “嗯,做的不错,铅蒸汽有毒,所以就算车间内没有排放烟气,平常进入车间也不要忘了戴口罩,这一点一定要严格要求。”罗冲听他介绍的时候就看了车间内的工人,人人都带着口罩,心里甚为满意,不过还是再次嘱咐了一句。

    “请首领放心,大家都知道铅气有毒,谁也不想闻多了变成傻子,所以在戴口罩方面还是十分自觉的,而且我们这里有车间巡检部门,负责各个车间的安全巡检,发现不按要求进入车间的,是会被扣薪俸的。”车权再次介绍道。

    “嗯,这点很好,工人们需要自觉,但制度也很重要,一定要继续保持下去。”

    “是,首领请这边看,这边是我们的铸造环节。”车权应了一声就又把罗冲领去了另一边。

    “这是我们的砂型处理区,用的还是手工填砂,不过这个工作需求量不大,所以手工就够用了,因此就没改成机械化。

    他们现在正在做的就是浇铸用的板材模具,这一个模具内部是两百个空腔,一次可铸造厚铜板两百片,铸造好的铜板就是这种厚度达到1.5公分厚的铅青铜合金板材。

    等那边铸造完,冷却拆模,铜板分离后就是清洗。

    首领请看,这边便是洗刷一体机,由一台铁马一型正机器带动,可以同时带动两台,用的链条传动,专门负责清洗铸造的铜板,这个步骤已经实现的机械化,为我们铸币环节缩短了不少的时间。”

    罗冲看了一会儿这台所谓的洗刷机,其实就是用一个上面安装的猪鬃的横滚刷子,在铜板的两面进行滚动式洗刷作业,下面是一个盛满肥皂水的水槽,侧面还有一个和辊刷联动的小水车,负责把肥皂水提到上面的一条横置水槽内,再通过水槽下面的孔洞淋在铜板上,这样就可以做到同时冲刷铜板的两面,最后再过一道清水漂洗,金灿灿的铜板就洗好了。

    罗冲满意的点点头,随口问道,“到了这一步就已经进行辊碾了吧?”

    “是的首领,我们去另一个卷板车间吧。”有车权在前面引路,众人很快转站到另一个车间。

    这个卷板车间就显得比较干净一些,机器也只有那么三台,但是却显得异常庞大。

    “首领,这里装备的全是研究所送来的50厘米幅宽的卷板机,采用的是多级碾压,一次成型,直接出成品的板材。”

    车权指着其中一台机器就给罗冲介绍起功能来。

    这台卷板机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很值钱,很贵,因为上面足足安装了十二个银光闪闪,不同直径的钢辊,钢辊在链条和齿轮的带动下匀速旋转,不停的碾压着送入里面的铜板。

    从铸造车间送来的厚度足有1.5厘米厚的铜板,在这台机器多达十次的重力碾压下,从最后面出来时就变成了50厘米宽,厚度只有1.5毫米的薄铜板,然后再用一个铁管卷起来,就成了冲压硬币的基础材料。

    这台机器的不同钢辊之间,还有很多螺纹杆和粗弹簧,可以通过手摇的钢轮调整各个钢辊之间的压力,从而控制成品铜板的厚度,负责这台卷板机的工人还不停的拿着一个造型特殊的游标卡尺来测量成品不同位置的厚度。

    可惜啊,汉部落现在还没有制造精密千分尺的能力,车床的精度还到不了那么高,不过对于硬币来说,十分之一毫米的误差就已经在允许的范围之内了,这也是汉部落目前能够达到的最高精度。

    接着一行人又看了另外两台负责银板和铜板的卷板机,测算了一下机器的使用情况,得知现在的蒸汽机比以前的卷板设备效率更高,而且成品质量更好的时候,罗冲才满意的点点头。

    等看完了这一系列的准备工作,然后他们才去了冲压车间,也就是最大的那个铸币车间。

    铸币车间的头部便是十几台不同型号的冲压机,上面架着那些成卷的板材,然后被冲压成各种直径的硬币胚胎,也就是钱胚。

    汉部落用的是三级货币制度,最小单位的文就是一个圆形的纯铜片,角级的硬币却是银铜两色的硬币,外圈是一圈白银,里面是一个指甲盖大小的铜芯,然后再用机器把这两片压在一起,最大的元级硬币才是纯银制作的银币。

    这些钱胚冲压完毕后要先经历一遍磨洗工艺,把冲压的毛边和钱胚表面的污物打磨冲洗掉,这一步现在也已经从手工换成了全机械化。

    洗净烘干后的钱胚便会送到车权说的那三台刚刚送来的辊边机上给硬币的侧面滚压花纹,用一台环形的轨道和刻有花纹的钢轮把硬币的侧面压上凹凸不平的斜线纹路。

    一枚枚的硬币排着队进入盘式滚边机的轨道,再从另一边出来时就已经变成了侧面塞啦啦的硬币了。

    最后再把这些完成辊边的钱胚送入自动化冲床,在硬币两面同时砸出图案,这一枚硬币就算是真的完成了。

    冲压机后面的料斗里不停的传来叮叮叮的声音,那是被冲压好的硬币一枚枚落入木箱的声音。

    等这样的一箱硬币装满之后,便有人将箱子用小推车拖走,然后给硬币过数,打上纸封,卷成一根根的棒子,最后装箱,看起来就像电视里一卷一卷的大洋。

    其实也没太大区别,毕竟这里面装的也是银币和铜币。 ( 原始文明成长记 http://www.xiushu8.com/11/11443/ 移动版访问:m.xiushu8.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秀书吧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iushu8.com